最新资讯更多 +
当前位置:广东省质量协会 > > 正文内容
干货满满!李克强记者会回应了这些热点(提要版)

3月2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副总理韩正、孙春兰、胡春华、刘鹤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提问。 新华社记者邢广利摄

上午,李克强回答中外记者问,就改革开放、中美贸易战、中日关系、朝鲜半岛、台湾、放管服改革、金融风险、就业等问题作出回应。

以下为提要:

1、在中国进入新时代以后,特别是在吸引外资和促进外贸方面,奉行的改革开放模式会跟原来40年有什么不同?

答:如果说中国的开放有新变化的话,那就是门会越开越大,

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

放宽服务业的准入,比如说在养老、医疗、教育、金融等领域,在一些方面逐步放宽甚至取消股比的限制。

全面放开制造业,在这方面不允许强制转让技术,我们将保护知识产权。

进一步调整缩减外商投资负面清单制度。今年及今后几年会逐步放宽准入。加快推进涉及外商投资的三个法律合并成一个基础性法律,以实现准入前国民待遇的承诺。

当然,开放是双向的、是相互的,就好像双人划船,光靠单人使力,这个船只能原地打转。只有两人同向用力才能继续前进。

2、中国的“放管服”改革要放多少?“放”了以后该怎么管?是否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答:企业开办时间再减少一半;项目审批时间再砍掉一半;政务服务一网办通;企业和群众办事力争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凡是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证明一律取消。

要放得开,还必须管得住、管得好。我们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对那些假冒伪劣、坑蒙拐骗、欺行霸市,乃至于搞不正当垄断的,就要把它驱逐出市场,甚至严加惩罚。我们加强监管,也要注意防止扰民。比如这次机构改革,我们就把涉及市场监管的一些部门合并了,推进综合执法,避免多个“大盖帽”去管一个小商贩。

3、朝鲜半岛局势出现较大变化的情况下,中方对解决半岛问题有何期待?将为此发挥何种作用?中方是否还会继续推进六方会谈以解决半岛问题?

答:半岛是我们的近邻,直接和中国的利益攸关,我们的关注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希望看到各方拿出诚意付诸行动,尽快把朝核问题拉回到谈判桌上来,使半岛无核化与和平稳定能有新的进展。这对有关各方、对世界都是好事。

4、有的民营企业家担心财产得不到有效保护,心里没有安全感,不敢投资,甚至有一些还在想方设法地向外转移资产。在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一些企业家在投诉政府的不作为和乱作为的情况。您对此怎么看?针对这样的问题打算怎么解决?

答:一段时间以来,的确出现民企投资偏弱的现象,这和产权保护以及多方面的问题相关,我们高度重视。保护产权必须要尊重合同,弘扬契约精神,不能把合同当做废纸。的确,有些地方政府新官不理旧账,对此我们是坚决制止的,而且要予以处罚。去年有关部门抓住几个典型案件,把涉产权的错案纠正过来,这也表明了我们的决心。

5、有一些批评指出,中国越来越多地使用资本和中国市场的吸引力作为政治工具,影响他国的外交政策,甚至进行某种政治渗透。请问对此您有什么评价?您认为外界对于中国的崛起和战略扩张应该感到担忧吗?

答:我们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欠发达国家的援助是力所能及的,并且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谈不上政治渗透。至于国际社会在有些方面希望中国增加国际责任,我们能承担的是与发展中国家地位相当的国际责任。如果把这些看成是战略扩张的话,那就是误读或者是误解了。

中国文化历来主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们希望的是和为贵。我们要维护国家的领土完整,我们绝不会也不能丢去自己的一寸土地;但我们也不会侵占别人的一寸土地,我们走的是和平发展道路。

我想强调两点:第一,中国永远不会搞扩张。第二,我们会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

6、未来5年中国的就业市场将面临着诸多挑战,您准备如何解决这些困难?

答:就业对于一个家庭来说那是天大的事,没有一个人就业,一个家庭就毫无生气。如果大学生毕业就失业,那就没有希望,所以我们要将心比心。

今年我们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把城镇调查失业率列入预期目标。我们要责无旁贷地为农民工创造稳定的就业机会。绝不允许有零就业家庭出现,这就还需要我们进一步拓展就业岗位,特别是培育新动能。

大家想想看,13亿人口,8亿多的劳动力,如果能够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创造的财富是不可估量的,也会给世界市场带来惊喜。

7、您认为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防止中美贸易战打响?您是否还认为对话可以解决迫在眉睫的威胁?如果打响贸易战,中国能做什么?比如中国是否会考虑动用巨额外汇储备和持有的美国国债?

答:我认为中美打贸易战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没有赢家。而且如果用“打仗”这个词来形容贸易的话,也有悖于贸易的原则。因为贸易嘛,总是要通过协商、谈判、对话来解决争端。我希望双方要保持理性,不要感情用事,避免打贸易战。

刚才我已经讲了一些中国继续推进扩大开放的具体措施,其实美方企业是可以抓住机遇的,但同时我们也希望美方能够放宽对华高技术、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我们会严格保护知识产权。希望美方不要丢了这个平衡中美贸易的重器,否则就是丢了赚钱的机会。

8、前阵子中国对一些保险类、金融类企业采取了强制性措施。请问下一步这样的做法是否会继续?以及这是否表明了中国新一轮风险点正在继续,中国是否有可能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答:我要负责任地说,中国有能力防范、也不会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

当然了你说没有点风险,那是不可能的。我们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高于国际标准,今年我们还主动调低了赤字率,为应对如果国际不确定因素增多、国内一些新的风险点出现而备足工具。

金融领域也有一些违法违规行为或者规避风险的行为在兴风作浪。最近我们监管部门主动出手、果断处理,就是要让这些点状的风险不扩散,该戳的“脓包”还是要戳,否则也有道德风险。

当然,政府会保持对非法集资打击的力度,这里我也想说一句话,投资者千万不要听信那些非法集资者编造的竹篮子也可以打一筐水的神话。

8、您希望新一届俄罗斯政府实施哪些行动来改善中俄经贸合作?同时,中国政府又将会采取哪些措施?另外,您想向俄罗斯释放怎样的政治信号?

答:现在中俄两大经济体的年贸易规模是800多亿美元,我觉得还有很大潜力。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创新机制、挖掘潜力,朝1000亿美元的目标迈进。如果说要向俄罗斯人民发什么样的信号,那就是:我们都应该认识到,中俄互为最大的邻国,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稳定发展对双方、对世界都有利。

9、近年来由于种种原因,两岸关系充满着严峻的挑战,前景令人担忧,我的问题是面对这样的形势,大陆未来还要怎样维护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以及如何维护两岸同胞的福祉?

答:保持两岸和平发展,这是两岸民众的福祉所在,我们会坚定按这条路走下去。我们对台湾同胞一直在考虑怎样为他们到大陆来工作、学习、生活,创造同等的待遇,因为我们是一家人。正因为我们同属于一个中国,那就不能容忍任何“台独”的企图、主张和行径,也不能允许外国势力打“台湾牌”,这会给两岸同胞、给两岸关系都带来困难。我们愿意和认同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的台湾政党、团体开展对话、协商,共同商谈解决两岸同胞关心的问题,维护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最终实现祖国和平统一。这是民族大义所在。

10、新一届政府在解决老百姓因病致贫问题上将会采取哪些新的举措?

答:今年我们要提高财政对基本医保的补助资金,一半用于大病保险,至少要使2000万人以上能够享受大病保险,而且扩大大病保险病种。同时我们要通过发展“互联网+医疗”、医联体等,把优质医疗资源下沉,让更多的大病患者能够方便得到优质医疗资源的服务。

11、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您认为双方应该采取哪些更多措施,使两国关系真正复苏呢?您是否考虑接受日方邀请,结合今年的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对日本进行首次正式访问,开启中日两国领导人互访呢?

答:我愿意在中日关系持续改善势头的氛围中,积极考虑今年上半年结合出席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正式访问日本。中日两国领导人互访,有利于让中日关系回归正常轨道,但更重要的是要夯实中日关系的基础,我们不能搞“一锤子买卖”,要让中日关系持续向好。如果说两国关系现在出现了“小阳春”,要防止“倒春寒”,要让中日关系向着持续稳定的方向发展。我们对日方有期待。

12、最近几年“互联网+”和共享经济发展的势头非常迅猛,但是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未来的发展可能还有一些障碍。所以请问总理,您对此怎么看?未来政府对推动“互联网+”有什么新的举措?

答:互联网+”作为新事物,它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我们关键是要趋利避害,采取包容审慎的监管方式。

对于“互联网+”,不能怕惹事、图省事,出现了某些问题就一巴掌打死;也不允许利用“互联网+”搞坑蒙拐骗,败坏“互联网+”的声誉,搞抹黑。我们应该从两个方面细心呵护这一新动能。

这几年我们还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激发市场活力,促进消费成为发展主动力,使经济结构发生深刻变革。

13、您今年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支持香港和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全面推进内地和港澳的互利合作。但是在香港也有担忧,担心这一做法是否会让香港失去自身的特色和定位,会不会影响到“一国两制”的落实,甚至模糊“两制”的界线。您怎样看?

答:现在大湾区的规划纲要正在制定过程当中,很快会出台实施,港澳居民到内地来,特别是到广东来工作、生活,在住房、教育、交通等诸多方面将逐步享受同等的待遇。我们愿意和港澳同胞一起共享国家发展的机遇。

至于说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我们当然会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我们和其他国家都可以共同发展、互利共赢,更何况内地和港澳同属一个国家,在“一国两制”下,会更好发挥各自的优势,形成互补,打造新的增长极。

14、中国目前已经进入到了老龄化社会,但是养老供给不足、质量不高,而且还面临着很多人养不起老的问题。此外,我们也注意到,在中国某个省份,去年已经出现了养老金被“击穿”的现象,不少人也在担心,会不会有其他省份步其后尘?请问这个问题如何应对?中国将怎么解决两亿多人的养老问题?

答:个别省份发放养老金之所以有困难,和当地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财政减收有关,他们已经采取像盘活处置国有资产、调整财政支出结构等来保证及时足额发放。

从全国范围来讲,我们保证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是有能力的。去年末企业职工养老基金的结余是41000多亿元,当年也是收大于支。我们还有养老金的战略储备,就是社会保障基金拥有的资金在增加,去年达18000多亿元,完全可以保证全国范围内养老金做到按时足额发放。

当然,我们还要推进这个领域的相关改革。同时,我们还会通过划拨国有资产收益来增加社保基金的总量,不仅使它安全,而且拓展盈利空间。

15、总理,您好,个税起征点会提高多少?

答:我们会抓紧启动,按法律程序办理。


0